欢迎您来到!

即解除质押3.15亿股

当前位置 :主页 > 祛斑 >
即解除质押3.15亿股
* 来源 :http://www.myoko-raicho.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1-02-04 01:36 * 浏览 :

“融创在投资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方面,是不希望自己投资的公司资金被动用,融创向三家公司均提名一名财务经理,要监督手机体系的资金流动,这是委派财务经理可能的主要原因。”上述人士称。

“融创在乐视网的五名董事席位中占有两席,对公司决策有非常大的影响力。而让出了公司董事席位,贾跃亭的权力当然缩小并受到限制。”北京威诺律师事务所主任杨兆全告诉新京报记者。

根据乐视网2015年半年报,乐视网董事会成员分别为董事长贾跃亭、副董事长韩方明、董事刘弘,以及朱宁、曹彬两名独立董事。

投资完成后,乐视网的公司章程也将进行修改,对董事会审批的重大事项范围重新界定,并规定重大事项须超过董事会2/3成员同意方可批准。这些融资条件,意味着融创投资乐视系后,其在乐视网董事会将拥有2个席位,对乐视网的经营管理拥有否决权。

1月13日,乐视网公告,乐视网及相关主体公司获得包括融创中国在内的168亿元战略投资。

按照承诺,贾跃亭需在一年内将质押股份比例降到2.56亿股,即解除质押3.15亿股。根据创业板股票质押率及乐视网股价估算,贾跃亭需要用65.52亿到83.95亿的资金赎回已质押的乐视网股份。而融创要求此次投资乐视系的150.41亿元,将全部用于上市公司及乐视生态体系。

“对我来说,时间最宝贵,但我用了35天泡在乐视,用一个月看懂了乐视的一部分。”1月15日的发布会上,孙宏斌表示,投资乐视,他最钦佩贾跃亭的企业家精神,尤其是看了乐视的账目后,惊叹贾跃亭用“这么点钱干这么大事儿”。

以此前融创准备驰援危机中的佳兆业为例,2015年1月,融创与佳兆业达成协议,将接手郭氏家族所持佳兆业的49.25%股份,四个月后,融创终止佳兆业股权收购。在此期间,孙宏斌在香港举办的发布会上总结称:“再大的买卖也仅是买卖,不会为一单生意去让公司承担风险。”

作为港股上市公司融创中国的掌门人,孙宏斌去年带领融创中国创下1500亿销售额。在分析人士看来,孙宏斌的这次投资聚焦于乐视致新超级电视、乐视影业等优质资产,对于烧钱的手机、汽车业务并未涉足。

1月15日,贾跃亭在乐视与融创的战略投资合作发布会上称与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一见钟情”。这场跨界合作之后,1月16日,乐视将复牌,结束此前一个多月以来的停牌。

根据乐视网2016年三季度报,贾跃亭质押的乐视网股票共5.71亿股,占其拥有股份的83.6%。此次交易,贾跃亭将自己未质押的股权悉数转让给融创,持有的乐视网股份总数由6.83亿股降到了5.12亿股,全部为质押股份。

李春平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停牌一个多月以来,贾跃亭一直在为乐视的资金奔走。贾跃亭透露,乐视网停牌期间和多家战投方有接触,包括互联网、it、零售和房地产行业。

公告显示,除上市公司外,融创还在乐视手机业务派了一个监事。对于孙宏斌为何要向乐视手机派监事,是否担心资金挪用给乐视手机?面对记者的这个问题,孙宏斌并未直接回答。尽管在此前几分钟,孙宏斌笑着举起自己的手机说,自己已经在用乐视手机。

新京报记者发现,获得外部资金支持的代价,是融创将深度介入乐视的经营管理。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乐视移动、乐视手机等乐视系公司董事会、监事会中,均将出现融创的身影。融创,将成为乐视今后发展决策中,不可忽视的力量。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此外,融创中国在公告中还称,乐视网董事会须成立下属委员会投资决策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融创分别提名1位成员。

对于融创对乐视的未来决策有没有影响,曾强认为一定会有影响。“这种影响是更好的,更健康的。从乐视来讲,解决了资金问题,更重要的是孙宏斌也曾经资金链断过,也受过很多磨难,对于现金流的控制,收入的快速回报,这种影响会很好。”

免责声明:

此番向乐视注资的融创中国,是一家于香港联交所上市的从事住宅及商业地产综合开发的企业,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出生于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贾跃亭则为山西省临汾人,两地相隔160公里。

随着融创资金注入乐视系,融创将派人进驻乐视系一些重要公司的董事会。

沈萌认为,融创设置如此苛刻的条件,一方面是为保护自己的投资而深度介入乐视,监督资金使用。另一方面不排除融创的投资存在明股实债的可能,因此融创就更需要看管自己巨额资金的流向。“毕竟目前乐视的发展存在很多很大的不确定性,而且与融创的地产主业相距很远。”沈萌表示。

杨兆全告诉新京报记者,融创大手笔的投资,既是对乐视的雪中送炭,同时融创自身也获得了很好的对价和优惠。

业内认为,这将对贾跃亭的权力有所制衡。此前,曾强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对乐视内部治理,应有能够与公司主要决策人相制衡的高管。

创始人之间的老乡情谊,让融创入股乐视多了一股“雪中送炭”的戏剧感。但在商言商,在孙宏斌看来,“我是个生意人,这就是笔买卖。”

“融创以销售为导向,快速推进的管理,将对乐视的整个公司治理起到翻天覆地的改变。”曾强表示。b08-b09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素宏 徐伟

1月13日,港股融创中国在公告中对投资条件做了更为详细的披露。在乐视网现有的5人董事会中,融创中国有权提名一名非独立董事及一名独董,贾跃亭承诺对融创的董事提名投赞成票,并促使乐视网的董事会由5名董事组成。

在乐视面临资金困境时,孙宏斌被外界称为拯救乐视资金链的“白武士”。但事实上,孙宏斌为自己的投资划定了范围,孙宏斌称,目前还没看懂乐视汽车,这次只解决非汽车的钱。

乐视方面称,融创中国或将为乐视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为公司的持续发展提供有力保障。

而为了控制风险,融创甚至要求贾跃亭质押的乐视网股份需维持在50%以下。在乐视爆发资金危机后,乐视网股价连续下跌,外界一度质疑贾跃亭质押的股票将面临爆仓风险。

1月15日的发布会上,贾跃亭自称对孙宏斌传奇经历仰慕已久,但并未见过对方。一个月前,因葛洲坝房地产董事长何金钢推荐,贾跃亭得以与孙宏斌交谈。一直受困于资金链紧缺的贾跃亭,与孙宏斌畅谈六个小时,一直到凌晨一点。一见如故,孙宏斌当场表示不仅要和贾跃亭谈项目,可能会涉及战略投资的深度合作。贾跃亭称,乐视与融创的合作是史上最跨界组合。

去年12月7日起乐视停牌,停牌中的乐视公告称将引入战略投资人,披露战略投资金额超过百亿。对于投资方市场多有猜测,最终乐视迎来了融创中国。1月13日晚,乐视网公告称乐视获包括融创在内的168亿元战略投资,其中融创向乐视投资150亿元。

一直被外界质疑的乐视各板块间资金借用问题,也被融创注意到。作为投资的条件,融创要求,在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3公司管理上,融创均有权派驻一名财务经理。

目前,除了乐视网持有乐视致新40.31%股份外,乐视控股和鑫乐资产分别持有公司18.38%、1.98%股份。

根据乐视公告,融创在投资乐视致新后,贾跃亭方面承诺并促成目标公司及相关方,在2020年9月30日前,完成将乐视致新中非上市公司持有的股权重组进入上市公司。

上述金融人士认为,现在乐视体系最大的资金窟窿是乐视移动,此前已经有一些厂商在起诉乐视移动,这有可能导致乐视移动的资金被冻结。现在如果从其他体系搬资金去救乐视移动,可能会影响乐视体系的其他单元。

“苟活不是乐视的基因,凡是董事会决策的公司都不会成为颠覆性的公司。”2016年11月6日,在承认乐视存在资金危机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接受媒体专访时曾做出如上表述。

“在目前乐视处境下,缺乏谈判的筹码,融创的条件肯定会很苛刻。”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现实危机下,贾跃亭不得不做出改变。乐视网的公告,披露为获得融创投资而付出的代价。交易完成后,融创将拥有乐视网的董事提名权,乐视网将设置总裁,董事会新增投资决策委员会、管理委员会。此外,融创也将通过委派董事的方式参与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的公司治理。

“三分之二的投票权,意味着融创基本上可以否决所有对上市公司不利的关联交易,将来乐视网对其他板块的资金拨付,都可能被融创一票否决,这是融创保护自己利益的一个很重要的条款。”1月15日,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金融人士向新京报记者分析称。

作为中国房产企业排名第七的港股上市公司掌门人,孙宏斌调侃贾跃亭“这么点钱干这么大的事”,但孙宏斌也说,这是一门生意,他为了这次投资用了35天时间,联合律师、审计师以及内部团队,对乐视做了尽调,甚至请教了联想的柳传志。

融创要求,贾跃亭在交易完成12个月内,将其持有的乐视网股份质押比例降到50%以下,且今后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质押比例均需在50%以下。

孙宏斌治下的融创,不断出手救援危难之中的公司,但从以往经验来看,孙宏斌依然是公司利益当先。

孙宏斌直言,乐视分为上市、非上市、汽车三大体系,而“钱从哪儿来”、“亏了还是赚了”,孙宏斌调侃说“老贾未必知道”,“我把这些(账目)列给老贾,老贾看了都傻了”。

此前,曾强对新京报记者称,从制度上来说,乐视各大板块的钱不能换来换去,不能说拆借就拆借,因为每个板块的股东是不同的。

上述金融人士解释称,这意味着乐视网和乐视致新在今后的利益趋同很重要,通过这些条款可以看出,融创希望乐视网按照既定的方向继续往前走,不希望资金用于非上市的乐视生态,进而导致今后乐视系上市体系和非上市体系会有很大的割裂。

不过,作为“拯救”乐视资金链紧张的白武士,孙宏斌也为这次合作划清了疆域,称“这次投资不算汽车,一次性解决上市公司加非上市公司的钱。目前还没看懂乐视汽车,还在看”。带着山西口音的孙宏斌言辞幽默,但对于“在本次合作中,为何向乐视手机派驻监事,是否怕贾跃亭挪用资金给手机业务等问题”,孙宏斌却避而不谈。

上一篇:只有等待最终的调查结果出来后 下一篇:没有了